第二章 巧妙疏导,小气娃变大方
作者:蓝玫      字数:5736
       我不给你用

       布置带抹布,是开学前给新生父母的一封信里就说到了的。一大早,还是有孩子忘记了。我告诉大家,同桌或是前后桌,可以互相借一下,先擦桌子准备上课。看着大家纷纷开始行动,我也准备埋头整理讲桌。低头的功夫,我忽然发现坐在靠窗户跟前的一个个子高挑的小姑娘却没动。她就是诺。

       诺是个瘦瘦的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很甜美,衣服总是班里最干净的一个,看上去很机灵的样子。诺报到的时候是妈妈陪着来的。诺妈妈看上去是个很干练的女人,她亲切地拉着我的胳膊,客气地说:“老师,孩子以后请您多费心。”我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对每一个孩子,都会一样地费心。”

       能感觉得出来,和所有的妈妈一样,诺妈妈对孩子很不放心。交谈中了解到,诺妈妈是全职妈妈,只负责在家带孩子做饭,诺爸爸出门帮人家搞装修,一家人租住在市郊一处民房里。日子不致有多困难,但也不算富裕。可诺妈妈却能把诺收拾得干净利落,丝毫看不出村里孩子的样子来。

       此刻,诺的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桌子上,完全不顾旁边同学的嘈杂。而她的同桌豪,还在不停地东张西望,不时偷偷瞅我一眼。一看就知道,豪这小子是在等抹布。

       我就问诺:“诺,你的桌子擦了吗?”“擦了。”诺响亮地回答。

       “哦,那豪的还没有擦吧?”我把目光投向豪。豪听见我问他,脸有点红,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诺,把你抹布给豪用一下。”我开始还以为豪不好意思提出来跟诺借抹布呢。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老师,我的抹布是新的,我妈妈说,只能擦我的桌子,不能借给别人。”诺回答。

       “嗯?”说实话,诺的回答让我一下子愣住了。我瞪大了眼睛盯着诺,期待她或者改变主意,或者再跟我说点什么。但是诺却丝毫没有被这阵势给“吓住”,平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诺的样子,绝对不是故意捣乱。

       这时候,孩子们大概也都觉得很奇怪,看看我,再看看诺,然后一个个乖乖地坐了下来。我不知道我的笑容是怎么挤出来的,我只知道当我一边看着诺,一边偶尔环视一下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安静极了!但诺还是没动。

       这时候,坐在豪前面的妍大概是从我努力忍住生气的样子揣摩出了些什么,一边看着我,一边偷偷扭身把自己的抹布递给了豪。豪赶紧擦干净桌子,很乖巧地坐好了。

       “妍,你的抹布是不是新的?”我叫起了妍。

       “是,我妈妈给我准备的。”妍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自己借了抹布给豪,所以面对我的问题,她一点也不慌,小脸上甚至还有几分神气。

       “哦,那你怎么肯借给豪啊,他会弄脏的。”我逗妍。

       可毕竟是孩子,妍只是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妍,你现在回头看看豪的桌子,那么干净,豪坐在那里那么舒服,这都是因为你帮助了他!现在告诉我,因为帮助了豪,你心情怎样啊?”

       “很高兴。”妍有几分羞涩,但眼神里分明放着光。

       “哦,原来帮助了别人,能让我们这么快乐啊!那希望同学们都找机会体会一下这样的快乐!”我对着大家说,“现在,我们就先快快乐乐上这节课吧。”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先开始上课。诺呢?整节课都表现得很自然,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任何影响。

       诺这样的表现,反倒让我有些心神不宁。我心里暗自感慨:“哎,真是个听话的乖女儿啊!如果妈妈这样教育下去,会是一个怎样的诺出现在大家面前呢?”想到这些,我实在无法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下课了,我叫住了诺:“诺,是妈妈告诉你不许借抹布给同学的?”“嗯。”诺很认真,使劲冲我点头。

       这一次,我有点哭笑不得了。

       说实话,当老师这么多年了,像诺这样坦言妈妈不让借东西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我知道这不是孩子的错,但还是打定了主意,这件事情不能“善罢甘休”。

       “那你告诉老师,你觉得妈妈的话对不对?”

       “对。”诺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你也会有需要同学帮助的时候,如果大家也不帮你,你会不会难过?”我又问诺。

       这一次,诺不说话了,但分明还是很迷茫。我于是选择了暂时放弃,不再“逼问”。

       一个故事一首儿歌

       第三节,是我的自习课。我准备了《我不给你》这个绘本故事走进了教室。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绘声绘色地开始和大家分享一只小狐狸的故事。

       故事讲完,我问大家:“小狐狸啊小狐狸,什么是你今天最开心的事啊?”“是我和朋友们一起玩跳绳,我最喜欢跳绳了。”“是我救了我的朋友小熊。”……孩子们的回答五花八门,但是都离不开“朋友”。

       我看了诺一眼,诺的神态不再像之前那么平静和漠然了,我知道,故事开始有作用了。但是我并没有结束,继续问大家:“孩子们,你们和小伙伴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分享过什么?是不是也体会过和小狐狸一样的快乐啊?”

       “有,我把我的棒棒糖送给萍一个,她是我的朋友。”胖胖的慧一向是个可爱的孩子,她和萍是邻居,平时在一起玩的比较多。

       “我也把我的跳跳豆给慧吃了。”萍也赶紧说。

       “我让枫玩我的卡片了,我们一起玩的。”钰也站起来说……

       就在大家纷纷讲述自己故事的时候,诺显得有些坐不住了。我趁势说:“是啊,和朋友一起分享快乐,快乐就每个人都有一份了,这的确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情啊。就像早晨,妍把抹布借给豪,让豪用上了干净的桌子,豪很快乐,妍也觉得很快乐。那今天回去,就把这个故事讲给自己的爸爸妈妈,让爸爸妈妈也给你们讲一讲他们和朋友分享快乐的故事吧。”

       放学后,我给父母们发了一个校讯通:“今天,我和孩子们一起分享了故事《我不给你》。记得让孩子讲给您听一听,然后和孩子交流一下。我想父母们都明白,孩子智商高成绩好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情商,孩子不懂得怎样与人交往、交流,当他们走上社会的时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希望我们能一起努力,让孩子知道,懂得分享才是快乐的。”

       第二天,我还惦记着诺的事情。一大早,我选择了一个《做好事的小鹿》的儿歌和大家一起来读:“小鹿小鹿乐呵呵,天天都把好事做。帮小兔,找萝卜,小兔奖给花一朵;帮山羊,拔青草,山羊奖给花一朵。小鹿做的好事多,身上藏满花朵朵。”我让孩子们一边读儿歌,一边和周围的同学表演。

       我问孩子们:“你们喜欢这只小鹿吗?为什么喜欢她呢?”

       孩子们有的说“她喜欢做好事,所以我喜欢她”,有的说“她喜欢帮助别人,所以我喜欢她”,只有诺,还是不吭声。

       我干脆叫诺起来,让她把儿歌读了一遍。然后我对诺说:“小鹿诺啊,帮助了小兔和山羊,你还想去帮助谁呢?”

       诺先是一愣,然后呆呆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没有继续“难为”诺,而是转头叫了另外一个同学鹏。鹏回答:“我要帮小鸟在树上做个窝。”

       我赶紧表扬他:“小鸟有了你送的窝,就不怕风吹雨打了,一定也奖励你一个花朵朵。”鹏满意地坐下了。

       这时候,诺忽然举手,我叫了她的名字。诺说:“我要帮老牛拔青草,这样我们就可以喝到牛奶了。”

       我没有立刻表扬她,而是问:“哦,诺,你是为了让老牛挤奶给你喝才来帮老牛的吗?”

       诺被我问得有点发愣,她先是茫然地点了点头,又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到诺这样,我转身问大家:“你们觉得,帮助别人是为了从对方那里得到些什么吗?”

       “不是。”这声“不是”,孩子们回答得有点没底气。

       或者,这个年龄的孩子还不能这样辩证地看问题吧。但我还是决定,把我想说的话说完,哪怕只为了给这些孩子在心里埋下一粒等待发芽的种子。

       “我们付出,不能为了回报。可是,你们不只想着得到的时候,却很可能会得到自己意想不到的东西!”我转头看着妍,“妍,告诉大家,今天你帮助了豪之后,你得到了什么?”

       “我……”妍有点愣。

       “妍早上告诉过我们,她帮助了豪之后,心情是很愉快的。这就是妍得到的啊!”

       妍脸上的表情,瞬间释然了。大家也都会心地笑了。

       其实我知道,孩子们并没有真正懂得我说的话里的含义,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这一切美好,终归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大家在一起

       诺的事情,还是我心里的一个结。但我不能贸然找诺妈妈来,我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一天早晨,诺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送诺来学校,她来给我请假说:“诺把脚崴了,可能需要休息几天。”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问她:“还有什么事吗?”“老师,我想能不能麻烦您到时候帮诺补补课啊?”诺妈妈既满怀期待,又有几分不好意思。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诺落下课的。”她听了我的话,没有再说什么,但分明也带着几分狐疑。

       最后一节课,我问孩子们:“诺生病了,你们谁愿意帮诺补课啊?”孩子都显得很兴奋,嘴里喊着“我、我”。

       我又问:“你们谁家和诺家离得近?”其实我知道,蔷和慧就住在诺家隔壁的那个大院里,但是我装作不知道。还好,这两个孩子也举手了,我以离诺家最近为由,安排了她俩。

       我对她们说:“你们只负责每天陪诺背诵我们学的儿歌,然后把我们讲的故事给诺讲一遍,让她根据身体的情况来选择是否完成写绘作业。好吗?”我又嘱咐她们一定先回家告诉自己的爸爸妈妈,征得父母的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我叫蔷和慧到我办公室,问了诺的情况。她们告诉我,诺的脚肿了,但是心情挺好。诺很喜欢听她们带去的儿歌和故事,诺还托她们带了作业来给我看……

       两个孩子七嘴八舌地讲起来,很兴奋。我提醒她们:“咱们班里的同学一定也很想知道诺的情况,你们也要给他们讲讲,然后问问他们有什么需要你们捎去给诺的问候没有。”两个孩子欢天喜地地跑出去了。

       这天晚上,我分别给蔷和慧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向他们表示了感谢。之后,给诺的妈妈打了个电话。我对诺妈妈说:“班里的同学都很想念诺,估计孩子们给诺写的卡片和画的画也应该带给诺了吧?你一定要好好谢谢蔷和慧这两个小姑娘哦。是她们主动要求去帮助诺,还征得了爸爸妈妈的支持。如果班里所有的爸爸妈妈都能这样通情达理,孩子们都这么懂事,我这个老师就当得越来越幸福了。”电话的那头,诺妈妈连声道谢。但我依然不知道,她是否听出了我话里的含义。

       诺来上学了。孩子们都表现得很热情,大家纷纷围着诺,给诺讲这段时间班里发生的那些在我们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琐事。诺妈妈很感动,我能感觉得出来,诺妈妈看孩子们的眼神,显得很柔和、很温暖。

       我趁机说:“你就放心吧,我们这个班级就是一个家,如果诺遇到什么需要帮助的,不光有我,还有这么多孩子呢!”

       诺妈妈连连点头。看诺妈妈的神态,我最终没有再提起那块抹布的事情,我只是乐观地信任着……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还是比较注意观察诺,我发觉她和大家相处得越来越融洽,才慢慢放心了。因为那是我判断她是否改变的一个重要参照。

       萤火虫对父母说:

       当一个孩子站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如一张白纸,我们将进行怎样的书写呢?这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

       孩子第一次离开父母,走进一个新的环境,除了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学习怎样与人交往和沟通,学习怎样融入生活融入环境,并为将来融入社会做好准备。如果我们在这张“白纸”上,写下的是自私和吝啬,那么自私和吝啬就将成为这个孩子的底色;如果我们在这张“白纸”上,写下的是宽容和慷慨,那么宽容和慷慨就将成为这个孩子的底色……

       总之,孩子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成人和成人为他们创造的这个环境的感染和影响的。而在这之中,母亲尤是!

       有位哲人说过:推动摇篮的手,是推动地球的手。可见母亲在孩子成长中的重要作用,是不容小觑的。

       比如诺妈妈对诺关于一块抹布的教育:“妈妈给你准备的抹布是新的,只能你自己用,不能给别人用啊。”她给女儿准备了全新的抹布,嘱咐女儿只能自己用,因为如果给别人用的话,抹布很快会脏,这时候抹布之于女儿来说,使用价值会大打折扣。作为母亲,自然希望最好的永远在女儿这里,为女儿所用了。

       但是,母亲没有想到的是,她这样的做法,恰恰会让女儿丧失掉拥有更多更好的东西的机会。比如真诚的友谊、比如温馨的环境,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更多的“附加值”。一个班级就是一个群体,一个群体会形成一个群体的文化。而这个群体中的人在共同的生活过程中,会形成怎样的文化,取决于大家共同的愿景和价值观等因素。一个对别人对周围世界越来越冷漠的人,一个情商严重不足的人,一个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孩子,怎能在一个充满关爱的群体中立足呢?时间一长,大家必然会与其疏离。这对一个孩子成长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因为一个被教育成自私的孩子一定不会有美好的未来。

       其实人最终的成功与否,幸福与否,很大程度上是由情商决定的。所以,如果您爱自己的孩子,请让孩子学会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开始,对周围的人、事付出关心和帮助,并从中体会到快乐和幸福!

       萤火虫对老师说:

       面对孩子的问题,老师切忌用自己固有的标准进行简单的衡量判断并作出处理。老师应当明白,孩子身上烙着其家庭教育的烙印,需要慎之又慎地对待。否则不仅会让孩子无所适从,更容易激化教师与父母的矛盾,给自己的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1.在课堂上,诺毫无戒备地说出了妈妈的话,说明诺并不认为妈妈的话有什么不妥。或者说,对诺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还没有能力对此进行思考判断。所以这个时候老师既要“敏感”,即要从孩子的语言中敏锐捕捉到教育的契机;同时又要“迟钝”,即对诺的语言不能立刻进行简单的评价。孩子们的成长,因为受到环境和经历的影响,表现得总是各不相同。而老师此刻实际面对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有教育问题的家庭。家庭的问题,不应该简单由孩子来“买单”。所以老师此刻必须要冷静。

       2.老师对妍的表扬,其实是对诺的第一次提醒。面对老师对妍有心而为的“表扬”,虽然诺没有太大的反应,但实际上这样做是危险的。这种提醒的危险在于,很有可能让那些敏感的孩子立刻对诺产生一种排斥,在以后诺和整个班级同学的相处中,留下隐患。

       3.课下老师继续追问“是妈妈告诉你不许借抹布的”,这是不妥的。因为从逻辑上推断,这个问题其实是已经有了答案的,此刻再问诺,老师不过是证实了一下自己的怀疑或者猜测。但对孩子来说,却还有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尝试撒谎,不承认是妈妈说的,以避免老师对妈妈产生恶感。但是这种情况,一般会发生在那种年龄大一些的、敏感的,能够揣摩别人心理的孩子身上。

       4.老师选择一些合适的儿歌来触动诺的这个过程,还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的。比如老师一直在用那些正面的形象来引导诺:“你帮了老牛,老牛一定会请你喝奶的。”甚至最后“付出不是为了得到回报”这个升华,虽不是此刻最重要的,但依然很必要。

       5.诺的问题虽然源自母亲,但是老师没有贸然找诺的妈妈来“兴师问罪”,还是表现了一种冷静。因为越是这样的父母,越应该要谨慎对待。有时候直面问题,的确会促进问题的解决。但有时候对一些人来说,暂缓解决,也不失为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