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张弛有度,爱哭娃变坚强
作者:蓝玫      字数:7074
       号啕大哭

       新生报名工作,一般从暑假前的六月或者七月就开始了。因为报名招生的程序比较琐碎,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校园里总是最热闹的。而这样的状况往往会持续很久,等到转学的学生也都安顿好,有时候甚至开学一个月都过去了。

       我从来不认为,一个老师,必须得从见到孩子第一眼,就一定要爱上他们。我们可以允许自己,从不讨厌到开始喜欢上。然后经过相处,再慢慢地爱上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因为爱在教育界被用得太泛滥的缘故,我更愿意用喜欢、好玩来表达。

       在每一年开学报到的日子,看到叽叽喳喳涌进校园的娃娃们,我总是喜欢观察他们,总是觉得好玩更多一点。你们看,那些小小的人儿啊,有的躲在爸爸或者妈妈身后,只露出或新奇或恐惧的眼睛;有的东张西望摇头晃脑,显得什么也不在乎;有的拉着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漠然地看着妈妈或者爸爸忙碌着帮自己办那些琐碎的手续;还有的,迫不及待地挣脱爸爸妈妈的手,满校园跑起来……总之,环境的嘈杂纷乱自是难免,但孩子们那难掩天真的举止和神态,却也真的会带给我们很多乐趣!

       所以每一次接到新生名单,我总是会默默地读着那些名字,凭直觉猜测:“这是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眼睛大还是小?性格内向一些还是外向一些?第一次报到的时候,会是爸爸带着还是妈妈带着?在他们眼里,我会是一个怎样的老师呢?”诸如此类。并且凭着想象为每一个名字勾勒一幅剪影,等到他们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会把眼前的孩子和我心里想象的那个“他(她)们”做一个对比,略带兴奋地开始另一番想象的旅程——他(她)哪里和我之前想象的不一样?这个名字后面,会有一个怎样的家庭,有着怎样的父辈或者祖辈呢?这个小小的面孔将来长大后,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是会成为一个医生还是一个老师?抑或是一名警察……

       当孩子们真正走进教室时,就意味着一个大家庭诞生了。

       在我的教室里,我一直习惯按照个子的高矮来分排座位,这个叫萱的瘦瘦的小姑娘,就坐在第一桌。报到那天,小姑娘扎着整齐的马尾辫,穿了一件白底蓝花的连衣裙。她皱着眉头,抿着小嘴,一只手紧紧攥着妈妈,努力让身体能够靠在妈妈身上。另一只手,则一直揪着裙子上的腰带,还不时地把腰带在手指上绕几下再放下来。一整天下来,我愣是没有看到她笑一下。

       第一节课,我叫了我们美术老师、音乐老师、数学老师等所有科任老师一起,为孩子们准备了一张成长档案卡。上面有他们的姓名、性别、年龄、爱好、爸爸妈妈的名字和他们的工作等等,带着孩子们逐一填写。要求自己会写字的就自己写下来,不会写的字可以用拼音代替,也可以画画代替写字。如果实在不行,还可以请身边的老师来帮忙。在最后一栏,我让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的染料的颜色,印上自己的小手印。

       孩子们看到一堆五颜六色的颜料的时候,都显得很兴奋,唯独这个小姑娘,东张西望,眼圈里的眼泪只想掉下来。

       我赶紧走过去想问问她:“萱,你……”我本来想说“你怎么了”,可是刚叫了她的名字,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她居然“哇”的一声先哭了出来。她这一哭,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愣愣地看着她。可是她完全不理会,伸着两只小手轮换着抹眼泪。我伸出手想去抚抚她的肩膀,安慰她。可是手刚刚挨到她,她忽然一扭身躲开我,哭得更来劲儿了。我掏出一张纸巾塞进她手里,想让她擦一下眼泪,可是没想到,她忽然把攥着的小手张开,纸巾一下子掉到了桌子上。几个老师见状,赶紧都走过来,试图帮我一起安慰她。

       我示意大家,让他们停下来。然后凑到小姑娘的耳朵旁边轻轻地说:“萱,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想哭一会儿发泄一下。我告诉你啊,老师要是觉得伤心的时候,也会这样哭一会儿。不过还是不要哭太久哦,眼睛会抗议的。等一会儿我们再陪你一起印小手印好了。”

       然后我转身对大家说:“萱现在不太开心,想哭一会儿放松一下,我们不要打扰她,先继续印自己的小手印好不好?”

       “好。”孩子们回答。

       我说:“那我们还等什么,继续吧!”

       不知道孩子们是还在想萱的事,还是被这哭声勾起了自己的某些情绪,大家居然比刚才安静了很多。不过毕竟是孩子,不多会儿,就似乎又忘记发生了什么,又嘻嘻哈哈起来。

       我不时扭头从背后偷偷看看萱。一开始的时候,萱的哭声还是很大,慢慢地,虽然还在抹眼泪,但是哭声却越来越小了。我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先走到萱的同桌那个小男孩前面,指着成长卡教他怎样按下小手印。然后装作无意地对萱说:“萱,旺选了蓝色哦。你是小姑娘,不知道你会不会选鲜艳一些的颜色。你来看看,是准备选红色,还是选黄色啊?”萱终于停下来,把脸转向了同桌的成长卡。我趁机继续说:“萱,来啊,颜色宝宝都等不及了,小手伸出来吧!”她张开手,伸向了装着紫色的调色盘……再看她的小脸,虽然还是没有笑,甚至还是略微皱着眉头,但表情分明已经轻松了很多。

       语文课上,我们没有学课本。我拿出准备好的绘本《一口袋的吻》给大家,孩子们的眼睛开始发亮,而萱呢,虽然偶尔会躲闪我的目光,但还是被故事吸引了。讲到迪比拿出妈妈的吻的时候,萱下意识地把手攥了一下。我停下来告诉大家:“闭上眼睛,你们的妈妈也放了吻在你们的口袋里了,掏出来享受一下妈妈的味道吧。”孩子们闭上眼睛,小手捂着小嘴巴,不知道都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放学了,父母们都来接孩子。我特意把萱妈妈叫住了,示意她留一下。萱妈是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年轻女人,也扎着一条长辫子,穿着很朴素,略带点腼腆。见我让她留下,神色忽然有几分紧张,站在教室门口,显得很不自在。她低头看了看萱,表情有几分责备,但不知道是不是顾忌到我就在旁边的缘故,并没有说话。而萱呢?她抬了抬头,但很快又把目光从妈妈脸上移开,开始东张西望。手里还是重复着把裙带在手指上绕来绕去的动作。

       我跟萱妈妈说:“萱今天按自己小手印的时候选了紫色,可漂亮了,你回去一定要让萱好好给你讲讲。我想萱和妈妈感情肯定特别好吧,她今天想妈妈都想得哭了呢。”听我这样说,萱又皱起了眉头,眼睛虽然还是不看妈妈,可是下意识地,朝妈妈身上靠了一下。手里绕裙带的动作,也忽然变得更快了。

       可是萱妈妈并没有接住孩子这一靠。她嘴里说着:“是吗?”然后也是下意识地去抓过孩子的胳膊,想让孩子的眼神和自己对视。而萱呢,因为刚才没有靠到妈妈,委屈地撇起了嘴。现在见妈妈要抓自己的胳膊,竟倔强地甩开,还把头扭得更远了。我猜要是萱妈妈再说下去,萱一定又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于是我赶紧拉住萱妈妈的胳膊,暗示她别再去抓孩子了。然后跟她说:“有个这么贴心的女儿,我真羡慕你啊。而且萱还很乖哦,都没有让老师哄,后来自己就不哭了呢。萱,是吧?”

       一边说,我一边伸手轻轻摸了摸萱的小脑袋。萱下意识地歪了下头,但这一次,她没有甩开我,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放松了。

       听我这么说,萱妈妈似乎也释然了不少。神色柔和起来,还伸手搂住了孩子的肩膀。我说:“赶紧回去吧,第一天上学,萱肯定有好多话给你讲呢。萱,记得把第一天上学的故事画一画,明天让老师也看看哦。”顺便,我把布置的作业又对这对母女重复了一遍。

       因为有了这次的经历,之后的日子,我便有意识地留意这个小姑娘。

       嘤嘤啜泣

       孩子们刚入学的那段时间,我们晨诵的内容主要是有趣的儿歌和童谣。一天早晨,我带孩子们学《老鼠搬蛋》这首儿歌:“小老鼠,搬鸡蛋。鸡蛋太大怎么办?一只老鼠地上躺,紧紧抱住大鸡蛋,一只老鼠拉尾巴,拉呀拉呀拉回家。”孩子们一边读一边做动作,玩得不亦乐乎。

       萱的同桌旺,一边嘴里嘟囔:“一只老鼠拉尾巴,拉呀拉呀拉回家。”一边伸手一把扯住了萱的小辫子。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萱扭头伸手,照着旺的脸上就是一巴掌,然后身子使劲一拧。

       正好这个时候,我从教室后面走了过来。萱本来是一脸的愤怒,皱着眉头斜眼瞪着旺,生气地坐在那里。但是看到我过来,先是有点意外,然后立刻显得惊恐、不安。还没等我说话,她又忽然变成了满脸委屈,接着泪珠子就噼里啪啦下来了。好在这一次,她并没有不顾一切地号啕。

       而旺呢,本来被儿歌吸引得正兴奋呢,却被这一巴掌打蒙了。只见他小脸涨得通红,嘴唇噘得都快到鼻子上去了。虽然是男孩子,但两串“金豆豆”没“装好”,叽里咕噜地掉了一地。

       我赶紧走过去,轻轻把旺的手拉住,然后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说:“旺,没事吧?如果很痛,你可以哭出来。”旺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我的安慰,情绪平稳了,还是一下子没弄清楚我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他伸出胳膊抹了一把眼泪,使劲冲着我摇了摇头,竟然还挺了挺身子,努力坐得更端正些。

       我弯下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对他说:“我们旺可真懂事,被打疼了都没有哭出声音。是个小男子汉!”这句话说完,旺不再哭了,但还是噘着小嘴。

       萱还在流泪,但是见我只和旺说话,脸上露出了比刚才更多的恐惧和不安。我装作没看到,还是对着旺说话:“不过萱的小辫儿被你揪疼了,你安慰一下萱的小辫儿吧。”听我这样说,旺先是有些茫然,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刚才还噘着的小嘴儿,也放松了下来。

       萱一下子被我和旺给搞糊涂了,也停止了哭泣,但脸上还挂着那种委屈的表情。她坐在那里,不时地用眼睛偷偷瞅我和旺一下。

       我转过身来,对萱说:“萱,旺知道揪疼了你的小辫儿,想和小辫儿道歉,你要不要对着被你打疼的旺的脸蛋儿道个歉啊?”萱听我这样说,一下子站起来,着急地对我说:“他刚才使劲扯我的头发,扯得我都疼死了。”“哦,小辫儿和脸蛋儿都受了委屈,老师还真觉得为难啊,到底该谁先道歉呢?”我一手轻轻捋着萱的小辫儿,一手轻轻摸着旺的脸蛋,偷偷冲着旺挤了挤眼。旺这个时候完全被我的“小辫儿和脸蛋儿”说给绕进去了,脸上带着微笑,很乖巧地对萱说:“对不起。”萱似乎有点意外,但还是扭头对旺回了一句:“没关系。”

       我看着萱,继续说:“哦,没关系不够呢,旺的脸蛋儿还在等哦!”萱说:“对不起。”我赶紧帮着补充说:“脸蛋儿!”听我这样一逗,旺一边说“没关系”,一边已经笑出来了。

       泪珠滚滚

       萱的情况,在我和她妈妈不断的沟通中,了解的也越来越多了。

       萱的妈妈和爸爸性格都比较内向,朋友不多,所以能陪伴孩子的时间其实还是很充裕的。但是因为都是打工族,平时回到家就很累了,导致和孩子真正交流不多。

       我问萱妈妈,孩子在家的时候如果犯了错,你会怎样处理。妈妈举了个例子给我。说一次萱端杯子喝牛奶,结果不小心洒了,杯子也摔碎了。妈妈下意识地喊了萱一嗓子:“你就不能小心点啊!”结果萱站在那里,张着胳膊“哇”地哭了。然后妈妈就更生气了:“哭什么哭,打碎杯子你有理了啊?”萱就哭得更凶了。

       妈妈说:“本来打了杯子,我就挺生气的,看她又哭又闹,也没心思去哄她,只想揍她一顿。”我告诉她:“千万不能揍。萱的敏感,其实是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的表现。她渴望得到你们的关注,渴望得到来自父母的肯定或者表扬。如果总是处于对这些情感的饥渴状态的话,孩子就容易有这样的表现。”

       妈妈听了我的话,眼泪都出来了。萱妈妈是那种非常朴实的女人,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的,如果不是她自己告诉我,我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貌似温和的女人,会对女儿这样的态度。

       我告诉萱妈妈:“你也别难过,现在知道孩子的问题出在哪里了,你就要想办法帮助孩子。比如我们还举刚才的例子,孩子打破了杯子,其实她自己心里就非常恐惧,甚至自己都已经被自己吓到了。这时候你再一喊,孩子就更恐惧了。那正确的方法是什么呢?应该是先问孩子,有没有烫到,或者有没有扎破手之类的,确定孩子没有受伤。然后告诉孩子,杯子破了不要紧,我们一起收拾了就好。收拾完之后,再拿一个杯子,教给孩子怎么拿就不容易打破了。”

       萱妈妈听了频频点头,说:“可能是因为我太急了。说实话,干一天活回来,真的没精力顾她了。”我问萱妈妈:“我们工作是为什么?孩子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如果不能做取舍的话,孩子的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萱妈妈听我这样说,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告诉她:“其实你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孩子养成读书的习惯。孩子身上的很多问题,都会随着阅读的不断深入,自行修正和改善。建议你试试。”然后我推荐了一个绘本馆给她。我能感觉得出来,萱妈妈是被我触动了的。

       果然,我们谈话的那个周末,萱妈妈就给萱办理了绘本馆的借阅卡。借我每周给父母们的一封信的机会,萱妈妈总会在回复中告诉我,萱又读了什么书,最近表现怎么样,她有什么想法……

       最让我开心的,是萱妈妈和爸爸开始陪萱进行亲子阅读,还照我在信里给父母们的建议,和孩子一起开家庭故事会等等。一个学年过去,萱也不轻易哭鼻子了,开始变得自信起来。

       第二学期的一次下课,我正在讲桌那里整理课件,萱忽然欢天喜地地跑过来告诉我:“老师,来,我告诉你一件事。”

       我一低头,她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凑在我耳朵边上悄悄地说:“老师,我已经背诵了你发的那本书里面的所有儿歌了。”

       我装作惊讶的样子,很夸张地说:“啊?不会吧,三百多首呢?敢不敢让我考考你?”

       她一歪脑袋,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上去了:“当然了,我才不怕呢!”

       我不放过她:“那等一会上课的时候,我让大家随便问你,你敢不敢?”

       “敢!”她想也没想就回答我。

       上课了,我对大家说了萱说的话,让大家都来考她。让我们都佩服不已的是,她真的是做到了提哪首会哪首,一口气背了十几首儿歌。大家彻底服了,一起给她鼓起掌来。

       坐在她后面的小淘气乐忍不住了,忽然起身,一巴掌拍到了萱的肩膀上:“行啊你‘小子’!”

       乐的动作让我心里一惊,我不知道这巴掌有多大的力度,会不会让我们萱的“金豆子”掉出来。

       结果,萱一转脸,冲着乐吐了吐舌头,然后骄傲地一扭,转过身坐好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量阅读带给这个孩子的,是不可思议的成长。第二年六一儿童节,萱参加了我们市图书馆举行的绘本故事大赛,得了低年级组的一等奖,奖品是一套价值六百多元的百科全书。爱哭娃变成了爱读娃、爱笑娃,真是让人欣慰啊。

       萱妈妈不无骄傲地告诉我:“萱现在已经很少要我们陪着读书了,有时候我们要陪,她还嫌我们烦。除非哪天她高兴了,才会拉着我们和她一起表演故事。性格也柔和了很多,这真要谢谢老师。”

       我告诉萱妈妈:“你别这样说,这和你们的努力分不开。”

       萤火虫对父母说:

       1.孩子有些习惯性的情绪表现,多是某种家庭教育中的问题导致的。故事中的萱,“抿着小嘴,一只手紧紧攥着妈妈,努力让身体能够靠在妈妈身上。另一只手,则一直揪着裙子上的腰带,还不时地把腰带在手指上绕几下再放下来。”从孩子的表现,能感受到孩子内心的焦虑和强烈的不安全感。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信任,可能源自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常常不是从父母那里得到安慰,而往往是受到父母的责备。

       2.孩子经常处于这样的情绪状态里,内心就会极度压抑。一方面有可能变得越来越焦躁。甚至面对突发事件,会本能地启动自我保护机制来进行应对,也就是表现出某种攻击性。严重的,甚至会有暴力倾向。比如萱和旺读儿歌做游戏的时候,顺手打了旺一巴掌。内心不够强大的孩子,则会变得郁郁寡欢,甚至孤僻、自闭。这些都对孩子的成长没有好处,极易形成不健全的人格。

       3.父母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观察孩子,知道孩子需要什么,从而找到真正能帮助孩子的方法,让孩子摆脱不良情绪的控制。最好的方法,首先应该是阅读。比如最终让萱发生本质变化的,其实是父母对孩子阅读的陪伴。故事是神奇的,对孩子的心灵,会起到疗愈的作用。

       萤火虫对老师说:

       在处理孩子的问题的时候,老师最忌讳的是简单专制。既不要压抑孩子的情绪,但也不能放任孩子的情绪。比如萱第一次哭,老师的做法有以下几处可圈可点:

       1.让孩子哭一会儿释放一下情绪。对刚离开父母走进学校的孩子来说,内心的恐惧总是想找到一个释放的出口。这个时候如果老师简单地抑制住孩子,那么孩子以后就会形成这样的心理暗示:“老师不希望我哭,哭了就不是好孩子了。”假如合适的疏导再跟不上,极易使孩子的心理出现更严重的问题。

       2.用选择颜色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老师不是先从萱开始,而是借助强化大家在印手印的时候那种快乐,让萱产生一种向往和期待。然后老师不是问“你印不印?”,而是直接让孩子做出选择:“你选红色还是黄色?”又说“快点吧,颜色宝宝等不及了”。这时候,孩子的注意力是在选色上,而不会继续纠结在“我要不要印”这件事上,自然更愿意马上去找“颜色宝宝玩”。

       3.老师及时和父母沟通。老师及时和父母沟通,一方面让父母觉得老师对孩子是关注的,让父母放心。一方面可以看一下父母在对待孩子事情上的态度。根据父母的表现来判断他们教育孩子存在的问题,以便调整和父母相处的方式。

       4.对父母提出明确要求。老师在谈话结束的时候,一方面清楚地提出让孩子回去之后干什么;一方面暗示了萱妈妈回去之后关注点要在孩子要做的事情上,不要盯着孩子哭这件事。这对孩子和父母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上的解放。

       萱第二次哭,是因为和同桌闹别扭。老师选择先和萱的同桌交流,是因为旺开始揪萱的小辫不是故意的,但萱反手打旺却是故意的。这个时候如果不先安慰旺,对旺是不公平的。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对,但如果马上批评她,只能让她本能地为自己找借口,觉得是因为旺先揪了自己的小辫儿自己才打他的,这样的话,萱就会抗拒向旺道歉,从而让矛盾激化。而如果先安慰她,她会觉得自己理所应当被照顾,即使自己错了都没关系,因为哭可以给自己带来好处。一旦孩子把哭当成筹码,就容易掩盖很多问题,造成之后沟通越来越困难。老师在这个时候判决谁对或者谁错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老师运用了一些恰当的肢体语言来舒缓两个孩子的情绪,用幽默的话语帮助孩子们放下心结。

       总之,父母要从细节上观察孩子,找到孩子生命的内在需求,并尽力满足孩子。老师一样要从细节上观察孩子,从细微处入手,重视孩子情感和情绪的调整,将孩子的注意力引导到阅读等更值得付出专注力的重要事情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