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奇遇
作者:顾鹰      字数:3994
       在女主人安妮开门迎接客人进屋的一瞬间,一直瑟缩在院子一角的黑色拉布拉多犬一跃而起,像一支黑色的箭,一下射出了院门。

       “达达,快回来!”女主人惊呼一声。

       但狗已融入夜色中,转眼便失去了踪影。

       十二月的深夜,空气里弥漫着寒冷。

       天空微微飘着小雨,像是伤心的人在悄悄地哭泣。这种隐忍克制的哭泣,却越发显示了哭泣之人的伤心;这种看似轻描淡写的雨,却让原本就寒冷的夜,冷得更加彻骨。

       寒风呼啸着,四处乱窜,无孔不入,似乎非得把每一寸空间都给冰封了才称心如意。

       黑色的拉布拉多犬达达在夜色里疾驰,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去往哪里,只是觉得耳畔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唤它:“达达,快来!”

       这个声音已经在达达耳边呼唤了好久,它先是细如发丝,接着慢慢响亮起来,最后竟然洪亮如钟,每一字每一音都像是重重地敲在达达的心房之上,让它如坐针毡。

       达达在黑夜里狂奔。

       它知道这时候无法用眼睛去寻找方向,只能用心倾听着,顺着那个声音的呼唤前行。

       车子擦着达达的皮毛呼啸而去,下水道中渗出的污水溅落在达达光亮顺滑的皮毛上,低矮的树丛刺扎着达达的身体,路边不时有行人在呼喝尖叫:“疯狗,别过来!”

       ……

       所有的一切,达达都不管不顾,它只是顺着那个声音,一个劲儿地追去。

       “……达达……”

       “……达达……”

       “……达达……”

       达达随着那个声音穿过一条小巷……

       达达绕过城市的街心花园……

       达达在遍地狼藉的施工现场穿梭……

       达达不知道自己已经奔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的路,只是有种快要虚脱的感觉。

       “达达!”在另外一座城市的一个商场前面,达达感觉自己被一团什么东西紧紧包裹住了,那个声音听起来虚弱又振奋,似乎还在哭泣。

       达达抽动着鼻翼。不久前,这里应该发生过一场火灾,虽然现在已经火光不再,但空气里依然弥漫着烧焦的气息。这些气息刺激着达达,让它莫名地烦躁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达达对着空气不安地狂吠了一通。

       但很快,达达就被自己的疲倦打败了。它选择了暂时忘记空气中的烟火味,趴在地上,伸着舌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达达,是我!是我!”那个声音焦灼地叫着。达达转动着身体,向四周张望着,寻找声音的来源。

       “达达,你看不见我吗?”那个声音听起来很沮丧,

       “我就在你面前!”

       因为火灾的原因,商场暂时停止了营业。达达睁大茫然的眼睛,它的面前除了两扇紧闭的大门和门上的两把巨型大锁,其他什么都没有。

       “达达,你真的看不见我吗?”那个声音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然后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一般,开始小声抽泣起来。

       那个声音似乎在费很大的劲儿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让别人听到他的哭泣声。

       “达达,是我。”似乎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光,那个声音终于平静下来,“我是你的主人。”

       是男主人鲁明?达达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场地,不相信地甩甩脑袋。传入达达耳中的,分明是一个苍老又苍凉的声音。亲爱的男主人鲁明的声音,是浑厚低沉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像女主人安妮喜欢的电影《简·爱》中男主人公罗切斯特的声音。男主人的声音让达达喜欢和着迷,绝不是此刻听到的这个苍老又苍凉的声音!达达对着夜色,用力地又甩了一下脑袋。

       而且,空气里根本没有男主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它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只是因为自己刚才跑得太累了。

       “达达,真的是我。”男主人无奈又委屈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大概,你们再也没法见到我了。”

       男主人鲁明哽咽着,又呜呜地小声哭了起来。那哭声让达达心口泛起一阵一阵的酸水,搅得它浑身酸楚起来。达达也跟着小声地呜呜哀鸣起来。

       “这里,发生了一场大火……然后,我……我就消失了……”黑夜中传来的男主人鲁明的声音,无奈又悲凉,

       “呜呜……再也回不来了……”达达很想像平常一样,把头抵在鲁明的怀里。这一次,它是想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鲁明。达达觉得,这一刻,男主人鲁明是非常需要温暖的,哪怕是一细缕一小丝的温度。

       达达轻声地呜呜叫着,微微转动着脑袋,仿佛是在寻找男主人,又仿佛是在用头轻柔地摩挲着男主人鲁明的胸口。

       午夜的街头一片安静,似乎一切都进入了休眠状态。

       “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地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鲁明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达达只感觉一股股的悲伤,透过寒风,“刷刷”地侵入它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我将去往另一个地方。他们说,那里没有疾病,没有悲苦,永远是一片安宁祥和……那里是每一个人都向往的乐园。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安心地离开。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处理好……”

       “请注意,你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所以,你只能选择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另一个声音,像风一样在空气里轻轻飘过。

       “我明白,我只是很遗憾、很难过、很伤心……这一切,都太匆忙了……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接受这个事实……不管怎样,先得谢谢你……”鲁明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感激。

       “先别说这些了,抓紧时间去办你重要的事情吧!”那个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再没响起。

       “达达,你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好吗?”那个声音一消失,鲁明就急切地问道。

       听到男主人的询问,达达感到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紧紧地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汪汪汪!汪汪!”

       “安妮很担心……她一定会担心的!我们失去联系已经一天一夜了,无论我到哪里,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每天给家里打个电话。这一次,是因为安妮的生日快到了,我想给她买个礼物……但是,还没来得及挑选好……安妮一定是急得抓狂了吧!”

       “汪汪!汪汪!”

       “哦,她给我所有的朋友都打过了电话,她哭了……你从未见安妮哭过?那是当然,安妮是个坚强、隐忍的女子,我也很少见她哭过,印象里也就一两回吧。我们结婚那一天,她突然哭得稀里哗啦……还有一次嘛,就是在生贝蓓时难产,医生说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个,安妮要求保住贝蓓,而我要求保住安妮……后来,大家终于听见了贝蓓的啼哭,安妮跟着也哭了……就这么两次,其他时候,我都没见安妮哭过。”鲁明的声音明显地哽咽了,“而那一次,我还不在安妮身边,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在外地开,我……”

       “汪!汪!”

       “是啊,我们是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的同学。安妮从小就很坚强,她平时话语不多,可总是面带微笑,即使是在她心中藏着悲伤的时候。初三升高中那一年,她妈妈生了很重的病,在中考前一个月去世了,我们都以为安妮会过不了这个坎,那段时间,她消瘦得让绰号‘催命魔王’、从来不苟言笑的班主任都开始心疼起她,给她买了很多补品,并给她写了长长的慰问信……印象最深的是,安妮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走进考场的,她镇定而从容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头。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再也赶不走安妮的影子了……高中时代,我们互相鼓励,一起走过那段难挨的迎考岁月;大学时代,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但是,对彼此的牵挂和守望,又成了那些意气风发的青春岁月里的最美回忆……安妮的笑容,永远是我心头最温暖的阳光,并且,我希望她能一直一直拥有这么灿烂的微笑……"

       “汪汪汪!汪汪汪!”

       “是的,达达,你不用提醒我,我也知道……”鲁明的声音低若蚊鸣,“我这次回去,就是想做点事情,我有好多好多事情还没做,我有好多好多话还没说……我走之前,不把这些事情办完,就永远无法释怀。”

       “达达,请你帮帮我!你一定要帮帮我!只有你才能帮我!”鲁明绝望地叫道。达达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那团软绵绵的东西缠绕着,还在使劲晃动着。它的喉咙口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咕噜声。

       “你不明白?是,让你明白这些事情确实有点费劲。我只能告诉你事情大体的经过——”鲁明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平静了很多。

       “我……我现在是一个幽灵,一个谁也看不到、谁也触摸不到的幽灵……”鲁明哽咽着,没办法继续讲述。

       达达伸出头,轻轻地抖动了一下耳朵,它想用这样的方式安慰一下它的男主人。它非常愿意帮助它的主人,如果可以的话。

       过了一会儿,达达感到一只温柔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好像男主人鲁明平时抚摸它的样子:“达达,你真是我的好孩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其实对你来说,这不是太难的事情,就是说,你只需要变成我的样子,然后按我说的,帮我回去做几件事情,然后,就完了……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鲁明的声音很着急,他想一下子把所有的想法都告诉达达。

       “汪!汪汪!”达达对着黑夜叫了两下,它觉得男主人说的这个事情,简直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

       “不难不难,大帽儿会帮我们的!我能留在这里和把你带到这里,都是大帽儿帮的忙。他是个大好人,哦,不,是个好心的——对不起,我答应过大帽儿的,不能把他的身份透露给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的狗狗。”

       “汪汪!汪汪!”

       “你想知道你可以帮我做些什么?我……我只是想回去和贝蓓、安妮,还有我母亲说几句话,我……我现在脑袋有点乱,还没想好怎么跟她们说。”达达似乎听见了鲁明搓手的声音,“三天,只有三天!在这短短的三天,我必须把最重要的话都告诉她们!这一次,我不能再落下什么了,否则,就是永远的遗憾!”

       达达的喉咙口发出了一阵咕哝声,就像刚出生的小猫发出的那般轻柔。(千真万确,虽然达达从出生到现在为止,不曾喜欢过任何一只猫,但那声音确实像刚出生的小猫发出的。)

       “达达,谢谢你的安慰。”

       “汪!”

       “你当然还能变成狗的样子,当我离开之后,你又会变回你自己,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鲁明的声音充满了伤感,“而我,却再也不能变成鲁明的样子了……”

       “汪!汪!”

       “达达,谢谢你的安慰,我好多了。现在,想到我已经死了这件事,我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痛苦和难受了……”虽然鲁明这么说,但在达达听来,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痛苦和难受。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那个消失的声音突然又冒了出来。

       “准备好了,大帽儿,你开始吧。”鲁明的声音夹杂着激动、紧张和不安。

       “汪汪!”达达的心情和它的主人鲁明一样复杂。寒冷的夜里,忽然刮起了一阵暖暖的风。达达仿佛觉得有一些变化不知不觉地降临到了它的身上……

       “达达,咱们回家吧!”一阵安静之后,鲁明的声音再次响起。

       “出发——回家!”达达开口说了第一句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