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十万元的跟班
作者:飞蓝飘雪      字数:11718
       遭遇飙车拽男

       陈果儿抚了抚自己的发辫,这天她是身心雀跃的。陈果儿是这普通城市里的普通一员,每天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有着独自的小小快乐。她的世界是极其简单的,有稳定的工作,有可爱的妈妈,还有所爱的人。想到这陈果儿兀自笑了一下,其实她的生活也算是美满幸福了,虽然现实比她想象的要恶劣上百倍。

       陈果儿是有稳定工作的,她的这份工作虽不说有多大难度,但每天繁杂的工作量却着实令人咋舌。好在陈果儿从小身强体壮,这点小小的磨难在她认为是不值一提的。说起她那强健的体魄还要拜可爱母亲所赐,老早就失去父亲的陈果儿和妈妈相依为命,生活过得异常艰辛,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会记得自己干过多少份工作。可是她那亲爱的母亲大人,全身唯一的缺点就是恋物,看到什么都想搬回家。

       在家里,陈果儿才是一家之主,如果没有她在那里把持用度大关,恐怕她们住的那间小小房屋,早就被她妈拿去卖掉了。

       至于所爱的人……陈果儿想到这里时有点恍惚,她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微笑着灿烂的样子。她的笑不自觉爬上嘴角,脸也有些发烫,不知道此刻,他正在干些什么,会不会像她想他一样地思念她呢?

       正在陈果儿沉浸在自己的小幻想中时,一阵猛烈的速度将她带倒,她还来不及反应什么,就听到自己的上衣尾摆支离破碎的声音,发出临终的哀号。陈果儿跌跌撞撞,原地倒了好几步才稳定住身体。站稳后,她第一件事不是查看自己是否受伤,而是迅速低下头,以哀悼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衣服,那情况简直让她无法直视,她的上衣下摆已经好像烂布条一样了。

       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撞我,是不是好日子过到头了!陈果儿本想把这句话非常有力量地喊出,然而当看到那个“肇事者”后她的声音却发不出了。天啊,这个人……

       那个将陈果儿衣服撕坏的家伙已经把摩托车停住,但发动机还在不停地闹着,似乎随时准备跑走的样子。他穿了一身黑色的机车服,又戴了大头盔,单凭走下来的样子就能判断出他绝非善类,而且这人要比陈果儿高出好多,魁梧的身材线条毕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陈果儿破口大骂,想必自己也讨不到便宜。

       陈果儿一时的语塞让那人歪了歪脑袋,两人就那样静止地对视了三秒钟,那人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又跨上摩托车。

       这一举动让陈果儿回过了神,虽然刚才是被他的淫威震慑了到,但她怎么可能就此罢休?陈果儿稳定下情绪,连忙追过去抓住那黑衣人的车把,话也急忙忙脱口而出,“你可别想跑。”

       对方显然很不耐烦,本来他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把她撞坏的,不过从刚才到现在的样子来看,她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他就更没有停留的必要。他作势要向前走,陈果儿等着眼珠毫不退让。无奈下,他叹了口气,将头盔摘下来,俊秀的脸庞暴露在阳光下。

       陈果儿才不管他好不好看,现在问题的重点是他飙车伤及到了旁人,在大马路上如此快的车速,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行为!而且最最要紧的是,竟将她秋天唯一的一件外套撕坏了!他一定要负起责任才行!

       陈果儿看着他的脸,虽不是帅到惊天地泣鬼神,但却有一种很让人喜欢的魅力。真是个可爱的……小弟弟。

       “喂弟弟,有你这样开车的吗?你看看我的衣服都被你扯成乞丐服了,你说要怎么办?”看出他比自己小,陈果儿说话丝毫都不客气。

       “你叫谁弟弟!”飙车男脸上的表情好像被人亵渎,没好气地看着陈果儿,哼了一声。

       “你干吗这么凶?现在是你做错事!不要以为你年纪小长得可爱点我就会放过你,弟弟。”陈果儿拽车把的手很有力量。

       “你再说一句弟弟试试看!”这个女人是不是想死,一口一个弟弟地叫他,最要命的是还说他长得可爱!

       飙车男的表情很难看,陈果儿心里不由得颤了一下,早知道就不摆出这副大姐大的样子了,如果他真的发怒,那难看的就不光是他的表情,而是她自己了。

       “我没工夫跟你胡扯,你开个价吧。无非是想要钱吗,你这衣服多少钱,我赔你。”飙车男的样子很嚣张,嚣张得欠扁。

       陈果儿本想放过这个“可爱的大弟弟”的,可是听到他这目中无人的口气就觉得心头不爽,虽然本无意跟他碰瓷,但她今天还偏就不饶他了!

       “有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我这是名牌,怕你赔不起。”陈果儿咬牙切齿。

       飙车男很不耐烦,摸了摸口袋,他想随便扔下几千块总够陪她那身烂衣服的,然而摸着摸着却发现,今天出门太急,根本没带钱,而眼前这个难看的女人却还不依不饶。今天真的是他的背运日!

       见他掏不出钱,陈果儿更加理直气壮,一手扶着他车把,一手叉腰,哼笑说:“哼,我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原来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居然还敢这么嚣张……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飙车男见她那不屑的表情,怒火烧得更加猛烈,他以很快的速度翻身下车,站在陈果儿面前。

       陈果儿望着他,话立刻软了一半,虽然那男人只比她高一个头,可给她的压迫感却像是一面墙!她低头看了眼破烂的衣服,那狼籍的尾摆好像软弱的小孩,在央求她为它出头。想到这陈果儿勇敢地瞪向“肇事者”,她一定要为这件伴随了她五六年的上衣讨回公道!

       “喂,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打架啊?”底气还是略显不足。

       那男人皱了皱眉,有些腻烦她这些叽里呱啦的问话,一声不出地将她抱上摩托,随后又以很快的速度重新跨上车,启动。

       “扶住我的腰。”在陈果儿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那男人不耐烦地说了这一句。

       本来陈果儿是不想照他话的意思去做的,然而他开车的速度陈果儿也不是没见过,她的手是完全不由自主地去搂紧他的腰的,那是想活下去的念头促使她这么做的。陈果儿一直闭着眼睛,心怦怦直跳,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形,她那简单的头脑还来不及消化这所发生的一切。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她的耳边响起一句:“喂,你怎么还不松手?”

       陈果儿这才睁开眼睛,一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别墅吗?好大好漂亮的房子啊,以前只有在电视和杂志上见到过。她木讷地放开飙车男,艰难地从他摩托上爬下,眼睛一直没离开眼前这幢漂亮的白色建筑物。

       “这是什么地方?”陈果儿问。

       “我家。”他很安静地答。

       “什、什么?”陈果儿不可思议地问,“你带我来你家干什么?”

       “拿钱啊。你不是让我赔你衣服吗?”他加一句,“还是名牌。”

       听出他话里的鄙夷,陈果儿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既然来都来了,再害怕也是没用的。虽然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凶,但应该不会坏到哪去。毕竟,他还是小弟弟嘛。

       陈果儿跟着他进门,立刻被眼前的一切所眩目。天啊,这是人住的房子吗?怎么可以这样漂亮的?那些家具,摆设,随便摆出一样来都能抵得过她所有的财产了。怪不得那弟弟这么嚣张,原来是一个富家的纨绔子弟。

       看陈果儿那一身土气的打扮,他就知道她是个穷鬼,无非想找他碰几个钱来花。虽然他向来讨厌这种女人,但毕竟是他把她衣服撕坏的,他可不想被这个小土妹人前背后地念叨。他拿起扔在沙发上的钱夹,从里面掏出几张百元钞票,递到她面前。

       “喂,还你,你可以闭上你的嘴了。”

       他掏出的那些钱怎么看也有一千多了,而她身上的外套才不过八十块钱,陈果儿本是讨了个便宜,然而听到他那桀骜不逊的口气,她的气又腾一下上升,下定决心要耍一耍他。

       “就这些,怎么够啊?你知不知道我这衣服是名牌?”

       “我知道是名牌,那你说要多少钱?”他真是越来越讨厌她了。

       “十万块,就怕你没有!”陈果儿是存心无理取闹的。

       这个女人还真敢要啊,他暗自想着,看她那得意的神情,仿佛认定了他出不起这十万一样。好,他就陪她玩到底。

       “这张卡里刚好存了十万块,赔你,够了吧?”他从钱夹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拿笔在背面的签名档写下密码,塞到陈果儿手里,随意地好像是在给乞丐施舍。

       陈果儿拿着那张卡,瞪大眼睛,又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居然真的会拿十万块来赔她这身破衣服。他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陈果儿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这里面就是十万块,如果你拿一张假卡来骗我呢?”

       “那你想怎么样?”他越来越不耐烦了,眉毛拧成了个疙瘩。他伸出胳膊指着外面,语气含有愠怒,“要不要我现在带你去取?”

       见他那副模样,陈果儿不禁吞了吞口水,这个弟弟生起气来的样子还真是不好惹,像一头发狂的猛兽,而她像只小鸵鸟恨不得缩到地里去。算了,即便是张假卡也无所谓了,反正她也不是存心要骗他的钱。

       陈果儿故作镇静,晃了晃那张卡,装作很大度的语气:“看在你还小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

       那男人气得差点挥拳头,真是没见过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而且,还这么丑!他厌恶地甩甩手说:“行了,你快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这个小土妹!”

       陈果儿才没空与他争吵,和他蘑菇了这大半天,这月的奖金肯定OVER了。这样想着,她便把那张卡揣到兜里,快步走了出去。

       赶到班上的时候她已经迟到足足两个小时了。她耐心地听着领导的数落,口袋里的手却在反复摸着那张被她握得热乎乎的银行卡。这张卡里究竟有多少钱呢?他不会真的把十万块给她吧!陈果儿低声轻笑了一下,除非他有病。

       领导发觉陈果儿的轻笑,立刻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玷污,所说的“道理”便更加滔滔不绝来势汹汹。陈果儿见这情况连忙收敛了心情,耐心地点头称是,她可不想仅有的这点时间都浪费在听领导磨牙上。

       领导在继续说了十五分钟后自尊心得到满足,口下留情地放过了陈果儿,可她并不能因此而庆幸,因为一大堆的工作还在等着她。平常陈果儿在工作时是完全聚精会神一丝不苟的,可是今天,她的思绪却被早上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打扰,所以下班的时间比平常又晚了些。

       陈果儿将自己分内的工作全部做好后已经九点多了,她舒展了下身体,然后将手插进口袋准备离开。陈果儿不用包包,因为像她这样贫穷的女孩子是没什么东西可带的,况且她也从来不会把工作带回家中去,所以每次上下班她都是手插衣兜潇洒来去的。呵呵,有的时候,潇洒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颓唐。

       当她将手伸进兜里时又触到了那张卡,她用手指来回拨弄着,又想起了早上那个总爱皱眉的弟弟。“哎,长得可爱有什么用?偏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陈果儿自言自语地念叨着,脑袋里又出现他的轮廓,好像黑社会老大一样地撇嘴看她。

       呵,现在的孩子就爱装模作样。陈果儿轻笑着想,似乎忘了自己也才不过是个22岁的女孩。她将那张卡又往里掖了掖,自嘲地想,别做梦了陈果儿,世界上是没有那样的蠢蛋的。

       陈果儿的白马王子

       陈果儿早已预料到回家后会是这副情形,她那可爱的母亲——米蓝娅,正对着她的“乞丐服”唠叨不已。但,不要误会,米蓝娅的唠叨并不是责备陈果儿将衣服弄坏,而是——

       “谢天谢地,果儿,你的衣服终于坏了!”

       “妈……”

       “现在你没有借口不买衣服了!”

       “妈……”

       “果儿,妈求求你了,你就去买件新衣服吧!”

       “……”

       陈果儿不理会米蓝娅的喋喋不休,将衣服轻轻脱下,然后就坐到缝纫机前开始修补。米蓝娅怎么可能放弃如此大好机会,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说陈果儿:“果儿,你就是不懂得修饰自己,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丢到人群里都找不出来!”

       “妈!”陈果儿抬起头看光鲜靓丽的米蓝娅,“这个家里,只要有一个女人爱美就够了!”

       米蓝娅顿时被女儿的话说得语塞,悻悻地坐到一边。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啊,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就这么不开窍呢!但她哪里知道维持一个家的艰辛,这些年来,自从米蓝娅失去自己的老公,撑起这个家的便是陈果儿,在陈果儿眼里,米蓝娅从小到大都是宠儿,在家的时候有父母宠,嫁人后有丈夫宠,丈夫去世后,又有女儿宠,所以有的时候,她们的位置看起来是倒置的,仿佛米蓝娅是陈果儿的女儿一样。

       米蓝娅没有工作,但她过得却异常充实,除了购物……还是购物。哎,也许恋物,也是女人的天性。她们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她们希望自己眼前所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东西,所以为着这样的目标不懈努力着,但却永远也不会满足。

       如果不是陈果儿将财政大权掌握在手,呵呵,后果将不堪设想。

       也许因为贫穷,陈果儿的衣服都是在左挑右选计算衡量,然后大力杀价后买回来的。不求美观,只求质量。相比之下,米蓝娅就简单得多,买东西从不思考,看着喜欢就买了。即便在陈果儿的财政监控下,米蓝娅的衣服还是比女儿要多出很多。

       陈果儿虽然衣服少,但却善于改造,像她手里这件被飙车男挂得很不成样子的衣服,现在已经焕然一新了。陈果儿从小喜欢绘画,对服饰又有天生的敏感度,所以经她手改装后的衣服,还是满像回事的。只可惜她对女人的装饰技巧却一窍不通,所以在大家眼里,她并不怎么起眼。她的天才,是为了应付客观环境的,所以充满漏洞,所以还有待于雕琢。

       米蓝娅见陈果儿听不进自己的劝告,便乖乖闭了嘴,回屋去欣赏她刚买回来的可爱盆栽,一定要偷偷的,否则被陈果儿看到,就又该说自己乱买东西了。

       陈果儿见母亲那样子,就知道她肯定又自作主张地买“无用品”了,也罢,人都有爱好嘛,她妈妈的爱好无非是爱买东西而已。

       陈果儿很懂得安慰自己,这也是生活教会她的。

       她将改好的衣服拎起来观看,觉得很满意,就在抖衣服的时候,卡从衣兜里滑顺地流出来,落到地上。陈果儿将衣服收在一边,弯腰拣起那张卡,轻轻笑笑,然后将它塞进裤袋。

       第二天是周末,但陈果儿还是早早就起床了,吃完早餐后她便穿上新改装的衣服出门了。(一般这个时候,米蓝娅还在梦乡中)这一天她是清闲的,本来不久之前她还身兼数职,但目前这份助理的工作还足以维持她的生活和母亲“偶尔”的小浪费,所以她便保留起体力,也对自己宽松一些了。

       陈果儿是容易得到满足的,她要求的并不多,她只渴望平淡的生活。有稳定的工作,有温暖的家,这样就够了。这样的人容易在城市中生存,也容易得到快乐,陈果儿就是这样在并不优厚的条件下暗自幸福着。

       她心情愉悦地看公园里的鸟,街边的树,一切一切在她的眼里都是那样美丽的,似乎昨天被撕坏衣服的不快也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就这样随便逛着,渐渐大街上的人熙攘起来,城市又开始显露出它繁乱的一面。

       陈果儿转了一个弯,手从衣兜挪到裤袋,碰到了那张银行卡。她将卡取出来,看着它喃喃自语:“看来你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我印证你的价值了。”她往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一间银行,正准备进去,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唤:

       “果儿。”

       这样温和,柔软的声音……不会是别人,一定是他……

       怦怦,怦怦……

       只要听到这个声音,陈果儿的心跳就会愈发猛烈。因为她不会听错,这个声音对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她兴奋而又紧张地转过身,看见那张让她不断梦见的脸。

       “予涵哥。”

       江予涵微笑地看着陈果儿,在他面前,她总是这样羞涩,这个跟他认识了四五年的女孩,还如他初识她那般单纯。那时,她才17岁。

       “予涵哥,你怎么会在这?”陈果儿努力维持着平静,可心里,却还是波涛汹涌。

       江予涵仍是微笑,说:“我随便逛逛,就晃到这来了。你呢?”

       “我……我……”陈果儿的手还在握着那张卡,可是她却忽然忘了自己下一步想要做的事情了。只要见到江予涵,她就会觉得不能自已,她就会瞬间忘了一切,眼睛里只看到他,只有他。

       江予涵是陈果儿的白马王子,从见到江予涵的第一眼陈果儿就感到心脏不同的跳动声音,从见到他第一眼她便爱上他了,即使是默默地,独自守护着的小小暗恋,陈果儿还是异常幸福。

       江予涵是她同学的哥哥,虽然只比她大两岁,但在陈果儿心中,江予涵的形象却异常高大,他总是那样温和,那样儒雅,他的笑就好像天边的云,柔软而干净。陈果儿是把江予涵当作偶像来崇拜的。

       江予涵将落在陈果儿肩膀上的树叶抚掉,然后笑说:“果儿,最近怎么样?”

       陈果儿因为江予涵突然的动作而羞红了脸,(虽然这动作也没什么)她的脑中开始组织怎样回答他的提问,想能不能通过什么方式让他更加在意自己,就在这左思右想之间,陈果儿平稳地说:“嗯,还好。予涵哥你呢?”

       女人有时候是这样,即使心中有多么复杂的想法,表面上却还是平静的。女人不希望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丧失仪态。所以,越是故作平静,她就越在意这个男人。

       江予涵和陈果儿并肩走着,闲聊了一些话题,不知不觉便走了很远。陈果儿很精心地听着,她恨不得把每次和江予涵谈论的所有话题都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她珍惜这样的时光,甚至希望,路永远也走不完。动了情的女人,就是这么傻。

       江予涵结束话题的时候说,果儿,下周末我们一起去看书吧,你不是很喜欢看书么?一起吧。陈果儿连声称好,心里更笑开了花。他不知道,她是因为他才喜欢看书的。

       陈果儿跟江予涵道别后才发现自己忘记了去银行的事,不过此时,她的心情正因为跟江予涵定下了约会而异常兴奋,哪里还有心思去管那张小小的磁卡。陈果儿满怀欣喜地回到家,将那张卡压在了梳妆台的下面。爱情真的会令人脑昏,即便只是单相思。总之,自从将它尘封到梳妆台下,陈果儿再也想不起有银行卡这回事来了。

       跟班=助理=奴隶?

       一周的时间,陈果儿如灵魂出窍一般,不断地看着日历,恨日子不能过得快一些。就在充满期待又紧张的心情中,终于到了和江予涵约定的这天。陈果儿悉心挑选了一件只有在隆重场合才会穿的裙子,淡粉的柔嫩颜色,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娇羞。她在穿衣镜前反复地端详了半天,又冲着镜里的自己傻笑了一会,才满意地跨出家门。

       女儿出门差不多一刻钟后米蓝娅便醒了过来,她吃完陈果儿准备的早点,看到她留的条子,知道她中午不会回来吃饭了。米蓝娅瞟了瞟陈果儿的梳妆台,今天这丫头不知是怎么了,打扮得这么用心,将尘封的耳环项链都拿出来戴了。呵呵,女儿长大了嘛。

       米蓝娅笑着走近梳妆台,却意外地发现角落里露出一个尖尖,拽出来后竟然是一张银行卡。米蓝娅弹了弹那张卡,笑说:“这果儿,怎么粗心大意地把钱放在这里了……”

       难道这是女儿故意藏起来不让自己发现的吗,米蓝娅的眉眼垮下来,活像被欺负的小媳妇。她顺手将卡片翻过来,看到了背后的密码,表情瞬间上扬起来,“哈,我知道了,她肯定是想给我个惊喜,连密码都写在上面了,果儿才不会故意瞒着妈妈呢,嘻嘻,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说着米蓝娅给了那张卡一个大大的亲吻,雀跃地将它塞到皮包里,哼着歌在穿衣镜前换了件衣服便开心地出门了。

       陈果儿和江予涵约在图书馆的门口,时间是下午四点,可陈果儿还是不到中午便出门了。她想着江予涵的音调和微笑,思绪乱飞。

       在外面随便吃了些东西,东看西看地闲逛着,时间便走到了下午,现在她距目的地还有五分钟的路程。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江予涵,陈果儿的手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脑中充满了江予涵的笑脸。正当她拐进下一个路口,马上就可以见到江予涵的时候,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车却向她驶来,陈果儿连忙侧过身,然而她飘逸的裙子却未能幸免。

       嘶拉——

       摩托很漂亮地刹住了车,但陈果儿的裙子却还是被扯破了。她看着自己裸露出来的皮肤,连忙弯下腰用手护住裙子。不过这并不能阻碍她的满腔怒火,陈果儿抬起头,对着摩托的主人吼:“喂,你没长眼睛吗?”

       陈果儿看着对面那摩托的主人摘下头盔,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她不可思议地哼了一声,嘴巴夸张地张着。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挂破两件衣服,而且肇事者还是同一个人!

       “怎么……怎么又是你?!”在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后,陈果儿的怒火更加猛烈,声音也更大了,“你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得交通规则?”

       “又是你……”摩托的主人也同她一样惊讶,紧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翻了翻眼睛。他抱着头盔,歪头看陈果儿,她还是穿得那样土气,一条长至膝下的裙子就算被撕坏,也没达到走光的地步,可是她却一直弯着腰护着,生怕别人看见她那貌似营养不良的小细腿。哼,她现在的样子可真好笑。

       “喂,你是不是走路都不用眼睛的?”他的语气没有丝毫内疚,反而还带着一点嘲笑,“还好我车技高,否则你会被撞成重伤的,你知不知道?”

       陈果儿本想发怒,然而充斥在耳边的鸣笛声以及机动车迅猛驶过的速度却遏止了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她望了望四周,顿感无地自容。都怪她刚刚太兴奋,没看信号灯……

       车主看到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白痴,便想戴上头盔走人,却没想到陈果儿竟然又捂着裙子颠颠跑过来,腾出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车把,“喂,你不许走!”

       “干吗?”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不管怎么样,你扯坏了我的裙子!这可是……”这可是要去见予涵哥才特意穿的裙子啊!她平常都舍不得穿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这让她怎么去见人啊!

       车主以为她又像上次一样纠缠,鄙夷地帮她补上那后半句:“又是名牌?”

       他的语气令陈果儿很不爽,她讨厌有钱人这种轻蔑的口气,仿佛所有人都想要敲诈他们一样。但回想一下,陈果儿确实要了他的钱……等等,她根本一分钱都没有花!甚至,她都不知道那里面究竟有没有钱。

       想到这儿她口气变硬了些:“我是要你道歉!”

       “道歉?哼,让我向你道歉?”他嘲笑地说,“道什么歉?抱歉我没有告诉你红灯停绿灯行小学生都知道的交通规则吗?”他的表情比上次还要欠扁。

       “小小年纪,居然讲话这么恶毒!”陈果儿忿忿说,想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像话。

       “想死啊?”他的脸突然阴沉了很多,那种语气似乎真的要杀人一样。

       陈果儿在心里告诫自己绝不能被他吓倒,但说出的话还是有些颤抖:“你干吗?你扯坏我的裙子居然还敢这么凶!你这小孩……”

       可恶!这个女人居然不止一次地诽谤他是个小孩!虽然他长得是很年轻,虽然他的五官拼凑起来是很可爱,但他已经是23岁的成年人了!在他的世界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说他小!

       看他的脸臭成那副样子,陈果儿似乎意识到是自己对他的称谓出了问题,于是便把“小孩”这两个字硬压下去,换了语气说:“喂,你快向我道歉啊,你还没道歉!”

       “哼。”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亵渎的表情。他将胳膊架在车把上,打量她说,“你干脆直说,这次你想要多少?”

       又是,又是这种语气!陈果儿的怒火又翻涌上来,干脆直起了身子,叉腰说:“喂,你听好,我要的不是你的钱,我只要你一句道歉,你听懂没有?快向我道歉!”

       “要我道歉?可以啊,你把那张卡还我。”车主挑衅地看着陈果儿。要他跟这种拜金女道歉?做梦!

       他的表情,像是料定她不会还卡一样。本来就因为收卡而懊悔的陈果儿立马应道:“怕你啊?还就还!”她马上低头翻包,也顾不上捂着自己的烂尾裙了。可是翻了半天都没找到,记忆这时才被开启,那张卡还被她压在梳妆台下呢!

       陈果儿瞪着他的眼睛说:“卡在我家里,我连看都没看过。你现在跟我回去,我马上拿给你!”

       “好啊。”他应得十分爽快。

       “可是……”陈果儿低头看看自己破烂的裙子,这让她怎么走啊?

       摩托车主招手拦了辆出租,让陈果儿在前面带路,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到了陈果儿的家。出租车计价器蹦得陈果儿心惊肉跳,割肉一般地付了车费后,陈果儿将多余开销的怨恨全都加在了罪魁祸首车主的身上,下车后甩了句“你等着”,就匆忙跑上楼去,她一定要把卡还给那个臭小子!

       然而当陈果儿推开家门时,惊异地差点倒地而亡,她退出来看了看房门,没错,是她家啊!可是,她家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样子了!

       陈果儿疑惑地奔进屋里,这……这是那张她梦想已久的白色圆形床!那个……那是妈妈最喜欢的那套雕花家具!天……还有这些,那儿……天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仅仅离开了几个小时,家里就面目全非了!而且……而且多出来的都是那些她想买却又买不起的!

       正在陈果儿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只见米蓝娅从屋里兴高采烈地走出来,看到她后高兴地说:“果儿,你这么早就回来啦?”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家里怎么会多出这些东西?”陈果儿说着打开衣柜,尖叫道,“哇,这些衣服,哪来的?”

       陈果儿之所以会尖叫,是因为衣柜里堆了一堆还没来得及挂上的衣服,都安静地躺在包装袋子里,从袋子上的标志就可看出,那些都是名牌货!

       米蓝娅轻松地说:“我买的啊。”

       “买的,你拿什么买的?”天啊,这些东西,起码得有好几万块!单单那一张床就价值2万元啊!

       深知女儿的个性,米蓝娅说得有点吞吐:“就是……就是那卡里的钱嘛!”

       “女儿,钱赚来就是为的花嘛,你不要这么斤斤计较……”米蓝娅连忙补充。

       “卡?卡里的钱……”陈果儿麻木地望向母亲,哆哆嗦嗦问,“那卡里,究竟有多少钱?”

       米蓝娅听女儿这样问,一脸不解地说:“你不知道吗?那不是你存的,十万块吗?”

       “十万?!”陈果儿险些休克过去,居然真的有十万!

       “你怎么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米蓝娅也吃惊起来。

       天啊,那个男人,他居然真的给了她十万块!这是真的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奇葩!可是现在不是去探究他奇不奇葩的时候,关键是现在他人还在楼下,等着那十万块呢!

       陈果儿马上镇定下来,气若游丝地问:“妈……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把这十万块,都花光了吧?”

       “当然没有!”米蓝娅连忙说。

       陈果儿如释重负,吐了口气说:“还剩多少?”

       “还剩五百多块呢!”米蓝娅答得慷慨。

       “五百?妈!”陈果儿大叫,声音颤抖,“就……就一个上午的时间,你就花了九万多?!”崩溃,她完全要崩溃了!

       “果儿,你干吗发这么大脾气,那些钱,不可以花吗?”米蓝娅满脸委屈。

       “不能花不能花!那是别人的钱!”陈果儿喊着,想如今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把那张仅剩五百元的卡还给他。

       米蓝娅也惊慌起来,问:“怎么会是别人的钱?别人的钱怎么会在咱们家里?”突然注意到陈果儿扯破的裙子,“你的裙子又怎么了?”

       陈果儿不由分说,连忙打开衣柜,先是充满哀怨地瞪了那堆名牌衣服一眼,然后随便找了条裤子便换上了。她抓过米蓝娅手中的卡,也来不及解释什么便噔噔噔奔下楼去。

       再看到他时又触到了他那不屑的目光,他看着陈果儿匆忙换的衣服,暗自哼了一声,真是没见过比她更土的女人了!他不屑地问她:“卡呢?”

       “卡,卡在这。”陈果儿伸出手去,又马上缩回来,“你听我解释,不是我花掉里面的钱的,是……总之,我一定会把十万元如数还给你,你放心好了。”

       男人看着她为难的表情,脸上充满好笑:“小姐,刚才是谁凶巴巴地说,不是要我的钱,哼,女人还真是善变啊。”

       她讨厌他,她最讨厌他这种语气了!仿佛所有事情都被他料到了,仿佛他料定是她舍不得把钱还给他一样!

       “我说过会还你就一定要还你!你给我你的电话,等我筹到钱,就打电话给你!”陈果儿嚷道。

       “切,你想要我电话就直说啊,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他靠近她,玩笑的表情变得阴沉,“不过我告诉你,我没有给女人电话的习惯。”

       “谁稀罕啊,我是为了还你钱!”陈果儿气急败坏,“那好,后天晚上8点,你在这里等我,我把钱还你!”

       “无所谓。”他甩下这一句,便带上头盔,跨上摩托飞速离开了,只剩陈果儿还在后面大嚷大叫着不见不散。

       那男人走后陈果儿才想起自己已经爽约很久了。呜呜,本来很完美的约会,居然被这个家伙给搅得乱七八糟,而且……而且还欠上一屁股帐!老天,难道她陈果儿真的该当此劫数吗?!

       陈果儿顾不上看那一屋子的凌乱,也顾不上苦着脸活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的妈妈,而是连忙坐车赶到图书馆,语无伦次地解释了突发状况。江予涵绅士依旧,并没有责备她的爽约,反而还关切地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可陈果儿哪里说得出口,难道要说她被陌生男子扯破裙子还莫名其妙欠下了债吗?虽然她很想很想跟予涵哥好好地解释,可是现在她的麻烦事已经刻不容缓了!

       陈果儿在这两天里向公司请了假,将米蓝娅买的那些奢侈品全都一一退了回去,但毕竟不是所有东西都能退掉的!到了第三天下午,陈果儿仅筹来六万三千六百五十元,还差三万六千三百五十呢!这两天里,米蓝娅都不敢多跟陈果儿说一句话,她也意识到,这次问题确实严重了!

       晚上八点的时候,陈果儿拿着卡忐忑地在楼下徘徊,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又想他来了以后她要怎么把钱还他,就在这反反复复的思索中,时间走到了11点半。

       他是不会来了吧,陈果儿想,但她还是没有回家的念头,她说过的话从来都不会食言,她一定要等到他!

       就在手表的指针快要指向十二点的时候,那辆熟悉的摩托果然闪着亮灯开过来了。它停在陈果儿跟前,车主像前两次一样会在摘下头盔的时候甩甩头,然后用轻蔑的目光注视她。

       “你是白痴啊?如果我不来,你就一直等下去?”他又“切”了一声。

       “我知道你会来的。”陈果儿说。

       “我来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有骨气,钱呢?”他那居高临下的口吻真让人不爽。

       陈果儿将卡塞到他手里,连珠炮般地说:“这里面有六万三千六百五十,还差三万六千三百五十,你给我点时间,我保证一定能全部还清的!”

       他看着陈果儿坚定的眼神,忽然有所触动,她那认真的表情比她凶巴巴叫嚷的样子可爱多了。三万六千三百五十,她记得还真清晰。这些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他有时一天里就能花到十万,他又怎么会在乎这点钱呢。他在给完她那张卡之后从没想过这辈子还会再跟她有所联系,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化成这种情况。他看着眼前这个土里土气的女人,忽然对她起了兴趣,于是说:“你要我给你多长时间?”

       陈果儿在脑中计算着,如果她能够打多份工的话,那么……

       还没等她计算完毕,那男人便抢先说:“你别想了,看你这穷酸样,这些钱你起码要一年才能还给我吧?”

       “可不可以,两年……”陈果儿声音像蚊子一样细小,弱弱地伸出两根弯曲的手指,眼睛都不敢看对方,试探地问。

       对方毫不遮掩自己发出的嘲笑,“我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不如这样,你做我的跟班,我一个月给你六千,那只要半年多,你就能把钱还我了,怎么样啊?”

       陈果儿想,这样的确是最快速的还钱方法,因为她现在的助理工作,每月也才三千五百元。她疑惑地看着他,问:“跟班?什么意思,就是……你的助理吗?”

       他轻笑:“不对。”

       “不对?”她满脸问号。

       “应该是……”他顿一顿,眼睛含笑,“奴隶。”

       他说完便带上头盔,陈果儿知道他又要跑走,不顾自己心情的复杂,追问道:“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侧过脸,传出闷闷的声音:“姚尊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