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秘的圆木盘
作者:闫耀明      字数:2880
       乡村的夏夜是神奇的,比自以为是的长鼻子巫师本领大多了,她那有魔力的袋子里装满了有趣的游戏,一天掏出来一样,总也掏不完。

       自从来到姥姥家的那天,我就喜欢上了夏夜。每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的屁股就坐不稳,心早就跑到街上去啦。姥姥经常点着我的脑门儿,说:“你真是个小疯子加夜猫子。”

       一放下饭碗,我就一蹦一蹦地跑出院子,去街上玩。姥姥家门前那条村街不宽,也不长,可以直接通到女儿河边。这样一条不起眼儿的村街,却是我们这些孩子开心游戏的最好舞台。

       姥姥说我是小疯子还真没错,我在乡下简直玩疯了,打仗,跳绳,猜谜,弹玻璃珠,数星星,都那么有趣。就是在女儿河里乱扑腾,也特别有意思。而我最喜欢玩的,是躲猫猫。

       我跑到街口那棵又粗又茂密的大杨树下,站着,等其他伙伴来。我心急了,出来得太早了。

       这棵大杨树是我们玩躲猫猫的“老家”。

       小舅舅哼着小曲走过来,看见我,不耐烦地说:“别疯过头了。”

       我冲他做了个鬼脸。小舅舅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经常低着头、苦着脸。我对他的事没兴趣,把身子靠在树干上,看着小舅舅。小舅舅走进院子,回家吃饭去了。

       小妞子来了,麦子也来了。虎子呢?我伸着脖子望,看见他正急冲冲地往这儿赶。

       “我来啦!”虎子喜滋滋地跑到大树前,看着我们,“咱们开始玩躲猫猫吧。”

       虎子笑嘻嘻的样子特别逗,更逗的是,他的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个米饭粒儿!

       我们三个指着虎子,开心地笑起来。

       虎子抹掉饭粒儿,说:“你们别笑呀,算我先找人还不行吗?”虎子憨厚,我们三个人一起笑他,他不好意思了。

       小妞子说:“那样不公平,我们还是包子剪子锤吧。”

       玩包子剪子锤,小妞子输了。小妞子一点儿不耍赖,转身面向大树,捂住了眼睛。她开始大声地数数。

       我顾不上看虎子和麦子往哪里跑,撒腿就向街口附近的矮树丛跑去。

       矮树丛是我白天看好的一个藏身的地方。那片矮树丛很长,可以根据情况随时转移而不被人发现。而且,矮树丛的后面就是女儿河岸边大片大片的杨树林,必要时,我完全可以撤退到那片林子里,保证不会被人找到。

       我跑得飞快。小妞子数数很快的,100个数,眨眼的功夫就数完了。我一边跑一边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藏得隐蔽些,绝对不能被小妞子找到。如果被一个系着蝴蝶结的小女孩找到,可不是玩游戏输了那么简单,那绝对是有失我金豆豆风度的事情!”

       我快速跑到矮树丛前,毫不犹豫地一头钻进去,蹲下了身子。

       矮树丛虽然不太高,却像一面厚实的墙,严严实实地把我和村街隔开了。嘿嘿,这地方真安全!

       我得意地笑了笑,悄悄站起身,透过树丛中间的缝隙,向外面望去。

       黄昏已经悄然降临,无声无息的,像一件大大的黑色袍子,将小小的村子罩住了,四周渐渐暗下来。矮树丛的后面,站着茂密高大的林子,巨大的阴影覆过来,使这里更暗了。吹了一天的风现在已经停歇,矮树丛里很安静。蹲在这里,连女儿河水流淌的声音都听不到,我的身边只有看不见的虫子在悠然地唱歌,歌声此起彼伏,听上去细碎、从容,衬托得矮树丛更加静谧了。

       我又笑了笑,为自己选到了这么好的藏身之处而得意。

       我的目光穿过矮树丛,一直延伸到村街上。我看到小妞子的蝴蝶结忽隐忽现,她正向这边走来。

       一轮明月升了起来,正安静地悬在林子的头顶,像白白甜甜的棉花糖。月光融化在安静的夜空中,一点一点地浸润着村子的每一个角落,一点一点地散布着它那清清淡淡的光影,在小村每一棵树、每一面墙、每一幢房子的肩上,羞涩地闪着。

       小妞子的肩上也闪着清凉的月光。我看到那月光随着小妞子走动时身体的晃动,也在摇晃着。

       也许因为有月光的缘故,小妞子走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恍惚。其实,她警惕性可高着呢,我知道。

       我老老实实地蹲下身,一动不动。我仔细地听着矮树丛外面的动静,心里有点紧张。

       这时,我发现自己的肩上也落了一小块月光,淡淡的,颤着。我像欢迎新朋友那样冲月光笑了笑,还努了努嘴。

       我不能和月光说话,因为小妞子的脚步声已经响到我的耳边了。我慢慢地抬起头向外望,看到小妞子正伸着脖子往矮树丛里望。

       只有两步远!

       我屏住呼吸,隔着矮树丛盯着小妞子的身影。我张着嘴,用力握着拳头,既紧张又激动的感觉像一只小鸟,在我的心里左一下右一下地撞,撞得我真难受。

       我紧张是因为怕被小妞子看到,激动是因为自己就在妞子的面前,她却没有发现。我的天哪,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现在我明白了,玩躲猫猫的乐趣并不在于胜利返回“老家”,而是我就在小妞子的眼前却不被她发现!

       小妞子果然没有发现我,转身往别处走了。

       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慢慢地站了起来。

       可是,刚刚走出几步的小妞子突然转过身来,回头看向矮树丛!

       小妞子的动作太突然了,连她肩上的月光都跟着颤了几下。

       “不好,要暴露!”我在心里暗暗地叫了一声,赶紧猫下腰,沿着矮树丛迅速向后面溜去。

       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小妞子精明着呢,她肯定会回到这里,扒开矮树丛看个仔细的。

       虽然我把脚步放得轻轻的,小妞子还是觉察出矮树丛后面有声音。她大声问:“是谁在那里?”

       我捂着嘴,怕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紧走了两步就溜进了矮树丛后面的那片林子。

       来到林子里就安全啦!我站直身子望。

       林子好大啊,望不到边缘。月光照不进来,我的四周弥漫着无边无际的黑暗。

       小妞子的声音还在村街上响,我明显觉得,她已经离这儿很远了。

       于是,我放松下来,走了几步,还“嘻嘻嘻”地笑了几声,

       抬手在身边的一棵树干上拍了两下。

       哈哈,真开心啊,下一步我要偷偷地溜回村街,瞅准机会躲开小妞子的视线,跑到那棵大杨树下,返回我们的“老家”。我要赢个痛快。

       可是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我发现自己拍的不是树,而是一块……木板!

       那块木板被我拍得咚咚响,我仔细一看,

       上面画着一圈一圈的线。那分明是一块飞镖盘!

       飞镖盘我见过,有一段时间,爸爸特别热衷于玩飞镖,他办公室墙上那个漂亮的飞镖盘都被他甩出的飞镖给

       扎烂了。

       我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这棵树上怎么会悬挂着一块飞镖盘呢?”

       黑暗笼罩着林子,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使劲儿地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凑近一步,仔细端详。

       现在我看清了,那个圆盘不是飞镖盘,而是画着圈圈的圆木盘。那一个套着一个的圈圈,其实是树的……年轮线!

       隐隐地,从圆木盘的后面有声音传出来,很轻,但是我听到了。我侧头把耳朵贴在树干上,仔细听。

       我听到了,树里面有回音!

       “叮——叮——”尽管声音不大,但我还是听清了。那声音好像铁匠锤打钉子,有些尖锐、刺耳。

       我的心里“轰”的一声响。我一下子想起了一种动物,一种有灵性的动物,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那是小狐狸发出的叫声!

       我呆住了。在乡下,总会有许多我没见过的新鲜事情发生,可是,在树干上悬着一个神秘的圆木盘,树里面还有小狐狸的叫声,这样的事情我连想都想不到,就是在童话书里,我也没有见过。

       我伸出手,小心地在圆木盘的年轮线上摸了摸。我的手刚触摸到年轮线,那线上猛地闪出一环一环的、晶晶亮亮的光,刺得我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接着,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旋转,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召唤着我,吸引着我,让我身体的旋转无法控制地加速,加速……

       不等睁开眼睛,我就感觉自己已经旋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绝对不是林子里。因为我的周围,是那么的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