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紫 萼
作者:窦晶      字数:5390
       五月的阳光不像夏天那么浓烈,也没有冬天那么冷酷薄情,就那样不慌不忙地洒向它能进入的每个角落。在北方长大的昊阳每年都特别期待春天的到来,当四月的春风彻底吹化结满冰凌的小河,他的心也跟着欢腾起来,感觉繁重的功课也不那么累了。

       此时此刻的小城已经披上了绿色的外衣,很艺术很浪漫地缀着各色花朵。昊阳上学路上要经过河边的一个树林,当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喜欢从马路的斜侧小径绕到树林里转一小圈,深呼吸,让泥土和花香沁入心脾,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激活他的脑细胞,面对扑面而来的题海做到游刃有余。

       昊阳一米七五,面庞清秀,不大不小的眼睛充满了智慧。他是运动健将,女生心中的男神级人物,因为他不仅长得帅气,文化课学习也是初三实验班的尖子生。

       作文比赛刚刚颁奖,昊阳在同学们的欢呼中抱着特等奖奖状矜持地微笑。女同学悄悄拿出手机拍照,有的给小学的朋友圈发微信:“我们的男神,帅吧?”往往会招来热烈的点赞,有的女同学甚至留言“简直就是外星人都教授”。家长们的口头禅是“看看人家昊阳”。同学们最恨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因为他们都像无所不能的超人!可是他们对昊阳却恨不起来,因为他的优秀让大家有目共睹,心服口服。不过他们不了解,男神也有男神的烦恼。

       夕阳西下,昊阳紧锁眉头走进树林,如果是平时,他会急着赶回家吃饭的,但是今天他的心情很糟糕。树下长着大片的紫玉簪,嫩绿的叶子闪闪发亮,在微风中摇曳着,好像在跟他打着招呼——嗨!帅哥,今天怎么不开心?

       昊阳皱着眉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学前的数学测试,他答得很糟糕,因为他的胃不早不晚,在刚答一半时开始“起义”,隐隐作痛,后面的大题他匆匆答完,都不知自己写的是什么。此时他的胃恢复了平静,乖乖地待在肚子里,好像闯祸了的孩子,安静至极。

       一只绿色的大扁担钩(当地对一种绿色蚱蜢的俗称)落在他的脚面上,昊阳一把抓住了它,扁担钩挣扎了两下就好奇地望着他,好像看出眼前这个帅气男孩是善良的,不会伤害它。果然,昊阳抓住它两条腿的下半部,说:“扁担钩扁担钩,你挑水,我煮粥。”这是他童年时的歌谣,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在草丛里抓了扁担钩,一边玩一边唱。童年真美好,昊阳微微笑了,他感谢这只小精灵的到来,让他回到美好的回忆。妈妈说岁月很无情,它才不管一个人是不是愿意长大,只知道牵着大家的鼻子走,一步步走向成熟。其实成熟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唯有接纳这个纷繁的世界,接纳成长的自己,不抗拒,努力让自己完美就可以了。

       昊阳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拎起书包向家里走去,胃又有点疼了,看来回家得赶紧冲一包药镇压它一下。

       过了一个月,紫玉簪的叶子越来越浓密,颜色也由嫩绿变成深绿,昊阳发现一串串紫色的蓓蕾已经崭露头角在夏风中摇曳,过了两天那些花蕾就像一个个小吊灯一样展开,橙黄色的花蕊吸引来馋嘴的小蜜蜂,久久不肯离去,吸完花蜜,紫色的花瓣便成了它们的小小舞台。昊阳好奇地蹲下来欣赏蜜蜂优美的舞姿,一个演员,一个观众。

       昊阳的胃疼时断时续,他放学后会站在紫玉簪花田里练习腹式呼吸,这样可以缓解很多。前天,妈妈又带他去医院检查了,说是胃炎,唉!人体真是娇贵,哪里都能发炎,比如鼻炎、咽炎、肠炎、腹膜炎、阑尾炎等等。从来没听说邻居家的鹦鹉患什么炎,人的健康往往比不过一只鸟。不过人的寿命都比鸟的长。

       昊阳一边微闭双眼练习腹式呼吸,一边胡思乱想着,忽然身后传来细微的想憋又没憋住的那种笑声。昊阳回头望去,一个身穿紫色连衣裙的女孩正在捂着嘴偷笑。

       望着昊阳疑惑的眼神,女孩说:“对不起,我可不是笑话你,因为我很少看见小孩这么认真练气功。”

       “我没练气功呀,再说我也不是小孩,怎么也算一个大孩。”

       “哈哈,哈哈哈!”紫衣女孩笑出了声。

       昊阳被她莫名其妙的笑传染了,也跟着咧嘴笑。

       “你笑什么呀?”女孩奇怪地问,“不过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因为你笑我才笑的。”

       他们简单聊了几句。昊阳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紫萼,女孩也知道了昊阳的名字。

       从那天起,昊阳经常在紫玉簪花田遇见紫萼,紫萼听着他讲学校的事情,总是很好奇地问来问去。她从来不说她的家人和同学,大多说一些故事,比如世界上有鼠国、猫国、花国、草国什么的,昊阳听得云里雾里,好在紫萼的声音很好听,他把一个个故事当作段子去听。

       就这样,日子在快乐中一点点流逝,昊阳却感觉一天比一天虚弱。这期间他喝了很多中药,胃疼依然时断时续。妈妈的头发白了很多,爸爸也日渐憔悴,昊阳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一天在紫玉簪花田里,昊阳问紫萼:“你相信命运吗?人的生死是不是已经命中注定?”

       “啊?我哪知道人类的事情呀,我是外星人。”紫萼呵呵笑着说。

       “外星人多好,没有病痛。”昊阳感叹。

       紫萼一惊,问:“你哪里不舒服吗?”

       “你真是粗心,没见我越来越瘦吗?”

       “哦,我周围的男孩子都是高高瘦瘦的,这个不算,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胃疼!”

       紫萼眯起眼睛,仿佛有一道光投向昊阳的胃部,“哦!天!”她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昊阳急忙问

       “我看见那里有一团乱糟糟的东西,好恐怖!”

       昊阳的脑子“嗡”的一下,难道是?他转身跑回家里。紫萼在他身后抬起手想招呼他回来,不过又垂下手臂,自言自语道:

       “唉!早晚他会知道的。”

       昊阳跑回家,妈妈正在厨房忙着做饭。

       “妈妈,我胃里长了东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妈妈手里盛满西兰花的盘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惊愕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问医生了。”昊阳为了知道实情,长这么大第一次说了谎。

       妈妈伸开双臂抱住昊阳痛哭不止。原来昊阳的胃部长了一个恶性肿瘤,那个位置没法动手术,只能保守治疗,延缓生命。昊阳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他不是在惋惜自己的性命,他是为爸爸妈妈即将痛失爱子而心痛不已,曾经许下的那么多美好的愿望都没有机会实现了……

       昊阳想去海边住几天,爸爸妈妈决定一起去,小学毕业的时候,一家三口曾一起出去旅游一次,这是第二次。

       他们第二天乘坐高铁到了东海之滨,昊阳说:“爸爸妈妈,我们都要做到不为上一秒后悔,也不要为下一秒担忧,现在我还能自由呼吸,还能走路,让我们就享受此时此刻吧。”

       一向不爱照相的爸爸,穿上亲子装和昊阳照了好多亲子照,妈妈不时地流泪,昊阳安慰妈妈,说如果你总是哭泣,将来我的灵魂看见了,会很心疼。妈妈便忍住泪水,享受一家三口团聚的每一分钟。

       看完海上落日,昊阳让爸爸妈妈早点回房间休息,他要一个人在海边多待一些时间,思考一下自己即将逝去的短暂人生。昊阳盘腿坐在沙滩上,凝望着被晚霞染红的海水,从记事起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第一次上台主持幼儿园的联欢会,温柔美丽的班主任还给他涂了红脸蛋、红嘴唇,当时觉得那么好看,回家都不愿意擦去;第一次骑自行车摔倒了,膝盖破了皮,还哭了鼻子;第一次因为和好朋友去抓燕子,被爸爸批评;第一次获奖的兴奋;第一次足球赛胜利的欢呼;第一次听到女同学叫自己“帅哥”的窃喜……

       “嗨!你想什么呢?”耳边传来那个特别的声音。

       “紫萼?你怎么也来这里?”昊阳被这个飘忽不定神神秘秘的女孩吓了一跳。

       “哈哈,看把你吓的,我也来海边度假呀,咱们真是有缘。”

       紫萼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问:“你好些了吗?”

       “还好,能走、能吃、能睡、能看见、能呼吸、能思考、能说话,我已经很满足了。”

       紫萼说:“人到这个世界是来修行的,修行圆满了就要离开。”

       “可是我还没修行好。”

       “那就要下一个轮回。”

       “你说话怎么神神叨叨的呢?别吓我。”

       “我是有点超能力的,不信我带你去鼠国看一眼。”

       “你可拉倒吧,我不信,一万个不信。”

       “那你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牵着我的手,我带你去看看。”

       “小孩子的无聊游戏,我就配合你一下吧。”昊阳拉住了紫萼的手,那双手的温度正好,流淌着芬芳的气息。

       昊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随着紫萼飞了起来,穿过右斜方四十五度角,进入到另一个空间,那里的老鼠都像人一样穿着衣服,有说有笑,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欢迎你来到鼠国,你是属鼠的吗?”一位漂亮的鼠警花来到昊阳面前敬了一个礼问道。

       “我属牛。”

       “哦,你来错地方了。”

       “还有对错之分?”昊阳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一旁的紫萼急忙解释:“他不是回国,我只是领他来看看。”

       “我们鼠国有鼠国的规矩和秘密,你赶紧带他走吧。”漂亮的鼠警花语气明显不太高兴,但是她还是嘴角保持微笑的弧度。

       昊阳发现一群鼠卫兵朝这边集合,“快跑吧!”昊阳拽着紫萼跑了起来,他好久没有这样奔跑了,那么轻盈而神速,紫萼说如果换一个人保准跟不上他的步伐。

       “昊阳,你醒醒!”昊阳被一双温柔的手摇醒,他看见妈妈和爸爸焦急地呼唤着他。

       “紫萼呢?我在哪里?”昊阳问。

       “我们发现你晕倒在沙滩上,把你背了回来,总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我没事,只是睡着了。”

       “你刚才说紫萼?是扬子鳄吗?”妈妈担心地问。

       “不是啊,是我梦里一个朋友的名字,我梦见与她去了鼠国,好惊险。”

       “起来吃些东西吧,那些都是梦,一会儿肚子饱了就忘掉了。”

       妈妈端来八宝粥给昊阳吃。昊阳感觉刚才那不是梦,因为太真切了!

       之后的几天,紫萼再也没出现,难道真的是一个梦境?

       五天后的傍晚,昊阳从东海回到家里,他洗了一个热水澡后,去紫玉簪花田,希望能够遇见紫萼。

       树林里青烟缭绕,夕阳的余晖打在紫玉簪的花蕾上,叶子渐渐枯萎,已经是九月中旬了,紫玉簪不是耐寒植物,几场霜下来,就会失去往日的光泽。“紫萼?紫萼?”昊阳轻轻呼唤。

       “我在这里,你回来了?”紫萼从一棵树后飘然而至,她的裙子变成了枯萎的花瓣颜色,眼睛也不那么有神了。

       “你病了吗?”

       “没有,只是冬季一天天近了。”紫萼的眼里写满了哀伤。

       “你害怕过冬天是吗?我也不喜欢冬天,太寒冷,太漫长。不过,你可以去鼠国、花国、草国去过冬呀。”

       “呵呵,你真相信我讲的故事了?”

       “是呀,我在东海曾经做了一个梦,你带我去了鼠国,还被老鼠卫兵追杀。”

       “是吗?你是英雄救美吗?”

       “对不起,好像不完全是,我们一起逃亡。后来我被妈妈叫醒了。”

       “你要去牛国的。”紫萼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难道不是梦?”昊阳惊奇地问。

       “你说是梦就是梦,你说不是就不是。不早了,赶紧回家吧。”紫萼说。

       “冬天,我还能见到你吗?”昊阳问。

       “冬天,我能见到你吗?”紫萼也问。

       他们相视一笑,“各自争取吧。”

       “花开花落,了却忧愁。日出日落,水流不休。”紫萼唱着歌走远了。

       昊阳患病的消息在校园里不胫而走,现在他每天只去上半天课,每次到班级,书桌上都放着鲜花、水果和各种好吃的东西,还有一些励志小说。昊阳知道是本班或者外班同学放的,他写下字条:谢谢同学,谢谢你们的关心和礼物,不要再破费了,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唯愿珍惜时光,不辜负年华。

       课间,经常有外班的同学探头看昊阳,昊阳用微笑回报着每一个怜惜的眼神。

       一连几天放学后,昊阳在花田都没遇见紫萼。也许,她去南方了,也许她没把我当作朋友,所以也不用告知。

       “瞎想什么呢?”突然的喊声让昊阳惊喜。

       “你没走?”昊阳惊喜地把一袋子小食品和饮料递给紫萼,“这是同学们送我的,你帮我吃了吧,我吃不下。”

       “谢谢,我从来不吃固体食物,只喝饮料和水。”紫萼拿起一瓶橙汁喝着,“我去巫国学习本领了,你想不想试一试?”紫萼笑盈盈地问。

       “什么本领?”

       “让你康复的本领!”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紫萼从身后捧出一杯紫色的鲜花汤,说:“这是施了巫术的紫玉簪鲜花汤,你喝下去就好了。”

       “如果你的巫术没学好,我喝下去死了怎么办?”说完这句话,昊阳后悔了,反正自己的时日不多,如果巫术失败,这样没有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也算是圆满了。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就在他喝下去的一瞬间,紫萼原地消失了。

       “紫萼?你在哪儿?紫萼!”昊阳四下张望,不见紫萼的身影。

       “又和我玩隐身,好吧。”昊阳也转身回家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昊阳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胃口也逐渐好转。妈妈带他去医院复查,做超声波的医生大惊失色,“咦?怎么回事?咦?我需要找专家会诊!”他跑了出去。

       回来时,身后跟着五个医生。

       “怎么了?”妈妈焦急地问。

       医生们聚在一起看着屏幕发呆,已经遍布昊阳整个胃部的癌细胞不见了,那是一个新鲜的健康的胃。

       “这期间你带孩子去外地治疗了?”主治医生不解。

       “没有啊,就是喝了您给开的中药。”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恭喜你,这是医学界的奇迹。”

       主治医生给昊阳一个熊抱。昊阳和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紫萼。”昊阳飞快地奔出医院,留下那个正在给爸爸打电话报喜的妈妈。

       紫玉簪花田的花都凋落了,叶子枯萎了一半。冬天还没有来,怎么这么早就凋谢了呢?

       “紫萼!紫萼!我的病好了,你成功了!”昊阳大声喊着。

       等到夕阳西下,紫萼也没出现,一天两天三天……两个月过去了,花田被初雪覆盖,昊阳再也没有遇见她。那个神秘的女孩,就那样神秘地出现在昊阳的生命里,然后又神秘消失。昊阳用百度搜索“紫萼”,显现出这样一段文字:

       紫萼也叫紫玉簪,百合科玉簪属植物。根状茎粗,叶片基部下延呈楔形,具7~11对侧脉;花葶高,具10~30朵花;花单生,盛开时,紫红色;雄蕊伸出花被之外,完全离生。花期6~7月,果期7~9月。产中国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广东、湖南和陕西。生于林下、草坡或路旁,海拔

       500~2400米。内用治胃痛、跌打损伤,外用治虫蛇咬伤和痈肿疗疮。

       “啊?难道紫萼是小花精吗?是因为给我治病消耗掉了仙气吗?”昊阳宁愿相信紫萼是一个小花精,这样,明年夏天紫玉簪花开时,说不定他们还会相见。